湯紹成

政大國研中心研究員
2017-02-23

時序已進入2017年二月,但是去年的歐洲確實極不平靜,其中主要就是因為恐攻事件頻傳,英國脫歐影響,以及難民情勢氾濫與民粹主義興起所導致。而這四大問題都是息息相關與環環相扣,再加上川普反傳統與反體制的策略,對於歐洲也造成相當的傷害。

先從難民事件來觀察,這主要就是因為幾年前美國在北非與中東地區掀起了所謂的茉莉花革命的後果,當時該地區的一些獨裁者紛紛被人民推翻,而美國也在幕後扮演了相當的角色,隨即這些國家或進入了無政府的內戰或動盪狀態,因而造成了成千上萬的難民,他們或經陸路到達土耳其與歐洲,或經海路跨越地中海直抵歐洲,目前在土耳其就有將近三百萬難民,而進入歐洲的難民數也有一百多萬。由於一些歐洲國家拒絕接收難民,因而使得難民一窩蜂湧向德國,其總數已高達120萬。

大多數在德國的難民都受到了很好的待遇,因為德國政府每人每月要付出1300歐元來安頓他們,其中包括食宿、保險與零用金等,否則這些人將會在德國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但因這些難民絕大多數是穆斯林,再加上語言與價值等的差異,要融入德國社會也有相當的困難,其短期的效果有限,但德國政府仍舊努力不懈。尤其因為在去年聖誕節前夕,一名恐怖分子架卡車衝撞柏林的聖誕市集,造成了幾十人死傷的慘劇,這對於德國社會以及梅克爾總理的聲望,都有相當的衝擊。

由於德國在二次大戰中有不少人受到鄰國的庇護,再加上納粹的戰爭罪行,使得當前德國政府發揮同理心與同情心,才會如此大量接受難民。但這就造成了歐盟內部的極大歧見,相對而言,比如匈牙利與波蘭等國根本拒絕接受難民,甚至建立高牆于以阻止,造成歐盟內部的對峙,而更具體的負面反應,就是英國脫歐。

由於英國一直都與歐盟保持距離不願全面整合,英國保留英鎊拒絕歐元就是最佳實例。再者,經由脫歐者的過度渲染,其中最主要的議題就是難民潮,導致許多英國民眾心懷恐懼,因而投下了贊成票。目前新任的梅伊政府正準備與歐盟協商脫歐,預計在兩年內要完成,然後還要與各國談判,因而整個脫歐的過程將會是一個5-8年的冗長期。

從英國的角度觀之,當然希望與歐盟談出較佳的結果,比如限制原歐盟內部的人員自由流動,尤其是難民的數量,而其他如保留共同市場的資格,資金、貨物與勞務的流通不變,這就是所謂的軟脫歐。但是若歐盟同意這些條件,那將會影響其他國家群起效尤,自然必須避免,而必需條件苛刻以示警告,這就是所謂的硬脫歐。若是如此,英國也可能以降低關稅的方式,來吸引其他歐盟國家的投資以為報復。

因而,英國與歐盟都必須極為謹慎,要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黃金分割,而這也就是英國脫歐過程中的核心問題,雙方雖有堅持,但也要避免過度對待,其難度甚高,確實難以達成協議。由此可見英國脫歐將是一個長期抗戰,其中的過程起伏確實會給相關的國家帶來衝擊,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義大利。

由於去年底義國政治改革的公投未過,因而導致今年三月主張脫歐的五星黨將可能在國會大選獲勝,屆時義大利也將進入脫歐的進程。若義大利也公投脫歐成功,其影響也將更難以估計。

再者,由於英國的脫歐,目前其內部的蘇格蘭與愛爾蘭,也有意脫英入歐(盟)。還有,西班牙的最富裕的加泰隆省也有意獨立,這對歐盟而言也都是重大的挑戰。歐盟真的會分崩離析?其機率正在增加當中。再加上川普統支持英國脫歐,美英兩國還在準備簽屬自由貿易協議,這對於一些歐盟國家的民粹派大是鼓舞,更增加了歐盟崩解的危機。

面臨如此的變動,歐盟第一大經濟體德國的角色就極為關鍵。依照各項統計,德國的政經發展都是歐盟之冠,甚至是世界前茅。在政治方面,梅克爾總理正在積極謀取第四任,今年秋天的大選將會做出定奪。

基於歷史與地緣的原因,德國人長期受辱。在1871年建國後,因破壞歐洲的權力平衡又掀起兩次大戰,使得德國人在面對周邊國家時,都有強烈的心虛感與罪惡感,因而盡量借機加以洗刷,大量的接收難民就是最佳實例。也就是由於受虐與欺人的經驗,德國人民服從領袖的意志比較強烈,因而政府效率比較高,才會造就亮眼的經濟成績。

去年底,美國歐巴馬總統特別將德國列入其畢業旅行的重站,他還特別對外強調,由於美國的世界領導力將會下降,相形之下德國已成為西方世界的中流砥柱,甚有類似託孤的意向,可見德國的重要性。

依照去年底德國梅克爾總理的施政報告可知,當前歐洲甚至加上美國的亂象,都是全球化所造成的後果。由於科技的發展與意識形態的趨同,在發達國家的帶動之下,全球化的進程發展快速,因而導致國與國、社會與社會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更加頻繁,故競爭更加熾烈,優勝列汰、適者生存日益明顯,或短期致富,或難回職場,因而造成貧富差距擴大,階級對立,反全球化與民粹主義高漲,企圖改變社會結構的聲浪四起,也才會使得非典型人物的當選等現象。

但是德國梅克爾總理一做11年,而民調依舊居高不下,這卻是當前全球化世界的一大特例。而德國德各項經濟數據顯示,該高的都高,比如經濟成長率;該低的都低,比如失業率。再加上前幾年歐元危機時,德國政府救火隊的角色,確實讓人刮目相看。如今德國民粹運動也正在興起,反移民的力量也在集結。

但是,德國目前是兩大政黨基民盟與社民黨的大聯合政府,在國會中有超過2/3的席次,況且在基民盟內還沒有足以挑戰梅克爾的對手,所以就算在今年秋天的大選中,民粹派的(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政黨大舉斬獲,也都將難以撼動目前大聯合政府的地位。但是,目前社民黨將推出舒茲(Martin Schulz)為總理候選人,他曾任歐洲議會的議長,聲勢甚至高於梅克爾,但是在有關難民與民粹等問題上,兩大黨的意見相似。所以就算梅克爾落敗,德國至今的相關立場仍就不會生變。

但是,歐盟第二大經濟體的法國,就比較令人擔憂。其民粹政黨極右派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e, NF)來勢洶洶,雖有右派政治人物加阻撓其發展,但因法國總統是二輪多數決,屆時若民粹作用發酵,極左派是否支持極右派,其可能性不得排除,因為這兩個極端派都有排外的共同點。

總之,由於美國先後攪亂一池春水,歐洲國家追隨其後,而慘遭拖累,目前正在抵死掙扎,稍有不慎,比如義大利與法國的變動,歐盟的崩解將難以避免。就算歐盟暫時度過這兩大難關,其內部的民粹勢力也不會停歇,因為中東戰事若不消弭,難民問題將難以根除,基督徒與穆斯林的衝突更是難以調和。因而可以預見,今年也將是歐洲國家極具挑戰性的一年。

但是,最近美國副總統潘思(Mike Pence)在德國慕尼黑的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卻再度給予歐洲國家明確的保證,其中主要包括支持北約,以及明確主張俄國應對烏克蘭事件負責的態度,確實也讓歐洲國家鬆了一口氣。但世人都還記憶猶新,因為川普總統才在三周前提及北約已經過時,以及支持英國脫歐,還有梅克爾總理收容難民是極愚蠢的做法等。如今潘思副總統如此大轉彎,其中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歐洲國家增加軍費負擔。經由川普的如此炒作,歐洲國家也多半沒轍,只好免於同意,而這也就是川普一貫的做法,使用者付費的原則,目前已經非常清楚,絕對沒有白吃的午餐,目前效果顯著。但若假以時日,川普這種商業炒作的手法必定會大打折扣,而這自然會損及美歐國家之間的互信。

面對歐洲這的情勢,我方自當謹慎因應。由於川普總統的高度不確定性,以及歐洲國家內部的動亂,使得一些歐洲國家增加了他們對於中共的關注程度,尤其義烏到倫敦的火車也已開通,目前從大陸到歐洲的火車已有數十條,未來亞歐大陸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發展確實可期,而歐洲正好又是大陸此計畫中最為重要的夥伴,雙方之間的互補性甚高,前景看好。

因此,我方政府亦應藉此機會審慎規劃,替台商創造有利的條件,以免中共獨攬此高額的利益。而基於地緣與歷史的原因,歐洲國家對於兩岸的統獨問題沒有美國如此敏感,但前提是和平發展,因為歐洲國家對於東亞地區主要是經貿利益掛帥。易言之,和平統一與和平獨立都是歐洲國家的選項。當然,最好是在兩岸關係方面能夠有所突破與改善,如此才能事半功倍,克盡其功。

此外,在對於歐洲內部的難民與民粹問題方面,其中宗教的角色吃重,但是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從未爆發宗教戰爭,可見儒家與佛教思想確實貢獻甚大。在這一部分,以台灣保存完整的中華文化觀之,確實可以提供歐洲人一些另類的思考,以緩解其內憂。

其實,早在17與18世紀時,歐洲的大思想家們如萊布尼茲(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1716)等,都讚揚過中華文化的優勢,其後繼者如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與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等的人文思想中,也都可見儒家思想的影子。因此,若我方政府可以在宗教與文化方面著力,召開世界文明交流大會,來凸顯中西文化之間的差異,以便提供基督教徒與穆斯林參考。若此,這不但可以彰顯我國對於國際事務的關懷,更可以增加國際能見度,同時以文化的角度切入議題,其政治性較低,更可以向中共發出一些令人可以期待的善意訊號,也就是回歸中華文化,如此一舉數得,何樂不為?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