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戰從美軍的定義來看,是一種運用電磁能控制電磁頻譜(Electromagnetic Spectrum)並攻擊敵人的軍事行動。而在現代戰爭中,通訊、戰術鏈、雷達、導引武器、衛星通訊、情監偵等都需要透過廣義的電磁頻譜儀器達成。在美軍的多領域作戰概念中也列入了網路、電磁等5大領域。其中包含上述兩大領域的網路電磁活動(Cyber and Electromagnetic Activities, CEMA),則成為在戰場上更大的作戰彈性。除了可以避免訊號遭到標定造成的威脅,另外更增加可對敵方進行網路攻擊或直接火力攻擊之選項。 

    自2008年起,俄國的軍事改革為抗衡北約較先進的電戰系統,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強化俄軍的電戰裝備及技術。在2022年戰爭初期,俄軍運用反輻射飛彈擊毀烏軍的地面防空載台削弱了烏軍的防空能力,並藉由干擾系統及空中誘餌之手段矇騙過烏軍防空系統並消耗其資源。烏軍為克服這樣的困境,藉由低空飛行的方式,運用地形進行掩護避免遭到防空系統的偵測成功阻止俄軍在完全取得制空權。另外,俄軍在初期經常使用民用通訊設備,如手持無線電、手機等方式進行溝通。無加密的通訊手段也使烏軍有能力進行攔截通訊或進行咁繞,另外也透過類似方式定位俄軍的長程武器位置進行打擊、也成功干擾了俄軍空中預警機的效能、甚至破壞之。俄軍初期薄弱的指管能力造成了上述的困境,也被迫使得俄軍戰機需要低空飛行避免烏軍防空系統的偵測。這樣的舉動不但沒有成功,更遭到烏軍大量的人攜式防空武器(Man Portable Air Defense System, MANPADS)攻擊。 

烏軍士兵手持美製刺針飛彈 

https://edition.cnn.com/2023/01/15/politics/ukraine-russia-war-weapons-lab/index.html

不過烏軍的優勢隨著俄軍投入Su-35Mig-31等攔截機,在高空中成功擊墜對地攻擊機及防空系統,再加上地對空飛彈及電子戰能力的加強。如Krasukha-2移動電子戰系統、防空飛彈、戰鬥機的危險行為,嚴重影響北約的空中預警機及周邊情監偵器材的搜集能力,大大地扭轉俄軍在前線的空中戰力。

俄羅斯Krasukha-2 電戰系統 

By Vitaly V. Kuzmin - http://vitalykuzmin.net/?q=node/582,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9272036 

在陸戰上,烏克蘭在欠缺大量砲彈的環境下衍生出了運用無人機代替彈藥,向俄軍陣地及載具進行攻擊。雙方在軍事科技上就如同一場「貓追老鼠」的賽局,一但一方發明一種新的手段很快就會遭到對方想出對策克服。在無人機領域亦是如此,俄軍在前線部署的干擾器及冬季的惡劣氣候對烏軍無人機造成很大的影響。俄軍的反無人機體制擁有從上至下較完整的體制,因此他們獲得較多的資源可以發展出可以干擾烏軍無人機,但不至於影響己方無人機的能力。相對的烏軍缺乏這樣的組織結構,且無人機多採用商用的型號。商用機型通常使用固定的類比訊號進行操控,這也限制了這些無人機在同一地區大量出現的能力;因此前線人員更需具有改變無人機頻率的能力,才有辦法維持無人機的運作。

烏軍FPV無人機操作員 

https://www.forbes.com/sites/davidaxe/2024/02/12/if-it-kills-you-then-so-be-it-there-are-some-many-ukrainian-drones-over-avdiivka-some-russians-dont-even-try-dodging/ 

美國太空軍負責電子戰的Delta 3指揮官Nicole Petrucci上校在訪談中提到「我們在烏俄衝突中看到的電子戰,比我們過往看到的更多」,俄國甚至干擾GPS系統來影響烏軍的裝備。面對作戰環境大幅度的變化,及競爭國家的電戰能力的加強,該如何應對擁有足夠的系統、科技、戰術、人員才能夠在必要時做出回應則成為未來戰爭的一大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