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福昌

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副教授
中華國土安全研究協會副秘書長
2015-12-15

 

前言

2014年6月29日激進伊斯蘭主義份子成立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歐洲許多失落年輕人受到伊斯蘭國的號召,前往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參與伊斯蘭國的激進行動,這些被稱為「外國恐怖主義戰士」(Foreign Terrorist Fighter; FTF)的歐洲人回到歐洲母國之後,成為該國內部安全的不定時炸彈。2015年11月13日「花都巴黎」經歷了可怕的黑色星期五,一夜之間變成「恐怖之都」,八位FTF計劃縝密地在法國國家體育館,以及巴黎市中心的音樂廳、咖啡廳與餐廳等五個地點進行恐怖攻擊,造成129人死亡,兩百多人受傷的悲劇,震驚全球。FTF在歐洲地區的分怖狀況與在歐洲境內的發展情勢如何?本文將對此進行剖析。

 

一、歐洲FTF迅速上升

根據美國蘇凡集團(The Soufan Group)1  研究員巴瑞特(Richard Barrett) 於2014年9月的分析,前往敘利亞與伊拉克之FTF主要有三類:第一,對居住社會有認同問題者:這些人通常是穆斯林移民後代,他們對目前的國籍抱持高度懷疑;第二,被社會邊緣化者:這些人常因語言與信仰問題,難以融入當地社會;第三,對現實生活不滿意者:這些人(不一定是穆斯林)常抱怨政府政策無法滿足其利益需求,因此遠赴中東地區參與伊斯蘭國行動,以圖謀改善生活。2  

「國際激進化與政治暴力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zation and Political Violence; ICSR)3  於2015年1月所公佈的一份報告中顯示,全球FTF總數已經從2013年的11,000人左右,上升到2014年的20,000多人,成長率超過80 %;而就區域分佈而言,來自中東與北非阿拉伯國家的FTF最多,約佔總數五成以上,數字從2013年的7,277人上升到2014年的11,482人,增加60 %左右;其次是來自歐洲15國4  的FTF,約佔總數的兩成,數字從1,930人上升到3,950人,足足成長一倍多。而「其他國家」5  之FTF,數字從2013年的2,119人上升到2014年的5,098人,幾乎成長1.5倍。(請參見下圖)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來自中東與北非之FTF最多,但其佔FTF總數的比重卻呈現下滑現象,從2013年的65 %下降到2014年的55 %,減少了10 %;而來自歐洲15國之FTF比重則從2013年的17 %上升到2014年的19 %,增加了2 %;「其他國家」之FTF比重則從2013年的18 %攀升到2014年的26 %,成長了8 %。(請參見下圖)從這些比重變化來看,伊斯蘭國在歐美國家的召募策略已經發揮效果,越來越多的歐美青年加入伊斯蘭聖戰行列,成為歐美國家內部安全一大隱憂。


 

二、法國與比利時FTF問題特別嚴重

歐洲FTF的分佈與發展狀況,可以從下表得到答案。就數量而言,2014年法國以1,200人(最高估計人數),位居歐洲之冠;英國與德國各600人,並列第二;比利時以440人,位居第三;荷蘭則以250人,名列第四。而2013年法、英、德、比、荷這五個國家之FTF數量大約介於200-400人之間(荷蘭甚至只有152人),2014年卻呈現2-3倍成長,使歐洲籠罩在遭受伊斯蘭國激進份子恐怖攻擊的陰影中。

除此之外,若以2014年FTF佔歐洲國家總人口的比例來看,比利時(每百萬人中,有40位FTF)、丹麥(27人)、瑞典(19人)、法國(18人)與奧地利(17人)則名列前五名;相較於2013年,比利時當時每百萬人中只有27位FTF,丹麥也只有15人,瑞典、法國與奧地利甚至只有個位數字。由此可見,FTF問題確實在歐洲已呈現日益嚴重的趨勢。

                                

根據以上的統計數字,歐洲國家似乎已經成為FTF主要的製造國,然而,歐洲國家大多為基督教國家,為什麼會成為FTF的製造國?比利時為什麼會成為FTF的溫床?這些問題都是討論FTF的核心課題。悉知,法、英、德是歐盟前三大人口國,因此這三個國家所製造的FTF也位居歐洲國家前三名,這是可以被接受的結果。但是,人口只有一千多萬的比利時,所製造出來的FTF卻緊跟在法英德之後,成為歐洲第四大FTF製造國,而百萬人中FTF的比例竟然高居歐洲第一位,這樣特殊的情況值得我們進一步探討。

根據上表的統計數字,比利時每百萬人中FTF的比例,於2013與2014年都是歐洲之最,除了比利時人口基數較少是可能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伊斯蘭激進主義在比利時境內已有很長的發展歷史,許多激進份子或恐怖組織皆以比利時為基地,計劃與執行恐怖攻擊行動,例如:2015年8月21日「泰利斯火車恐怖攻擊事件」(Thalys Train Terrorist Attack)的激進份子卡薩尼(Ayoub El Khazzani)就是一名甫於2015年初定居於比利時,且於今(2015)年5-7月間曾經到過敘利亞的FTF。而比利時之所以成為伊斯蘭激進主義的基地,主要原因有四:第一,比利時是歐洲重要十字路口,緊鄰德國、法國、荷蘭與盧森堡等歐盟核心國家,地緣戰略價值高;第二,比利時境內交通發達,鐵公路與航空運輸便利;第三,歐盟與北約總部皆位於布魯塞爾,目標明顯;第四,比利時境內之伊斯蘭激進組織相當活躍,例如Sharia4Belgium6  恐怖組織就是一個例子,這些激進組織不斷地鼓勵比利時青少年參與伊斯蘭國恐怖行動,使比利時境內之FTF居高不下。要如何解決FTF所造成的威脅,已成為比利時政府最優先的安全問題。

 

結語 

這次巴黎恐攻之八名犯嫌中,有四名比利時人,三名法國人,一名敘利亞人,如此的身份結構充份證明比利時與法國確實有相當嚴重的FTF問題。因此,要如何有效打擊FTF問題,是比利時與法國政府刻不容緩的課題。然而,法國總統歐蘭德所提出之「武力解決伊斯蘭國問題」是不是解決FTF的良藥?而八位恐怖份子中,有的是混在難民潮中進入歐盟境內,有的是有多次往返歐盟與敘利亞之間的紀錄,但是,歐盟邊境管理機制還是沒有辦法即時辨識這些FTF的身份,進而即時逮捕與阻止恐怖攻擊行動。因此,我們不禁要問,歐盟「申根資訊系統」(Schengen Information System; SIS)、歐洲外圍邊境管理署(Frontex)與歐洲警政署(Europol)的「情報搜集與交換系統」是否失靈?這些都是歐盟機構與歐盟會員國在巴黎恐攻之後,應該嚴肅面對的重要課題。


注釋:
1  蘇凡集團(The Soufan Group)為美國戰略安全情報機構,專門研究國家安全與國家戰略,並提供美國政府政策建議。
2  Richard Barrett: The Islamic State, a report of The Soufan Group, 09.2014. (Accessed 18.10.2015)
3  「國際激進化與政治暴力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zation and Political Violence; ICSR) 總部設於倫敦,是一個專門研究激進主義與政治暴力的非政府機構,除不定期出版專題報告外,亦向政府提出相關的政策建議。
4  「歐洲15國」包括: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西班牙、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愛爾蘭、奧地利、瑞典、芬蘭、丹麥、挪威與瑞士。
5  「其他國家」包括:美國、俄羅斯、中國、澳洲、紐西蘭與加拿大等國家。
6  Sharia4Belgium原本在比利時境內溫和傳教,後因比利時政府頒布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場合蒙面等禁令,激化比利時境內穆斯林與基督徒的對立;隨著衝突的加深,Sharia4Belgium逐漸激進化,並專門吸收青年人改信穆斯林,希望能夠將比利時改變成為穆斯林國家,以及在歐洲各國執行恐怖攻擊。然其首領被捕之後,該組織陷入群龍無首的窘境,因此號召其組織成員前往敘利亞參與伊斯蘭國戰爭,以實現其理想。Sharia4Belgium已發展成為伊斯蘭世界中的「比利時派系」,與伊斯蘭國的互動相當密切。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