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福昌

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副教授
2013-09-23

歐盟和美國正在談判設立一個全面性的「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這將是世界最大的雙邊貿易與投資合作協定,並且創造一個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而這種驚人的發展,到底會對歐洲、美國與世界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值得探討。歐盟和美國的正式關係開始於1952年,當時歐洲國家建立了一個歐洲煤鋼共同體(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 ECSC),美國杜魯門總統派了一位特使前往道賀,當時擔任歐洲煤鋼共同體高級公署主席(President of the High Authority)的法國政治家莫內(Jean Monnet)親自接見,於是正式建立歐盟和美國的官方關係。

TTIP的形成並非憑空而來,而是經過一連串的準備與醞釀,才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漸漸成形,例如:1990年「跨大西洋宣言」(Transatlantic Declaration)、1995年「新跨大西洋議程」(New Transatlantic Agenda; NTA)、1998年「跨大西洋經濟夥伴關係」(Transatlantic Economic Partnership; TEP)與2007年「跨大西洋經濟理事會」(Transatlantic Economic Council; TEC)等。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歐盟與美國簽訂一項「促進歐美跨大西洋經貿統合架構協定」(Framework of Advancing Transatlantic Economic Integra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European Union),根據這項「架構協定」歐美雙方聯合成立一個「跨大西洋經濟理事會」(Transatlantic Economic Council; TEC),歐美高層官員在這個理事會架構下,每年會議一次,共同商討與籌備一年一度的歐美高峰會(EU-US Summit),並且針對歐美雙邊經貿合作狀況提出年度報告。

而2011年11月歐美高峰會是個轉捩點,在這個峰會上,歐美雙方同意設立一個「就業與成長高層工作小組」(High-level Working Group on Jobs and Growth),分別由歐洲執行委員會貿易執委(Trade Commissioner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顧赫特(Karel De Gucht)與美國貿易代表(Trade Representative)德克(Ron Kirk)擔任主席,來共同推動這個工作小組。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就業與成長高層工作小組」提出一份「最終報告」(Final Report),強烈建議歐美雙方應該要展開談判,建立一個全面的貿易與投資協定。這項建議竟然在歐美政壇迅速發酵,2013年2月,歐盟與美國聯合宣布啓動TTIP談判,預計將在18個月內完成談判,換句話說,大約在2014年底這個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將正式運作。

而TTIP的內容,可以用「五大目標,三大共識」來作理解。2013年3月歐美雙方決定展開TTIP談判時,就已經確定要以「歐美就業與成長高層工作小組」於「最終報告」中所提之五大目標為基礎:第一,消除貿易障礙,例如:關稅或進口配額等;第二,消除人員、商品、服務與投資障礙;第三,調和經貿法規與標準;第四,消除與預防非關稅與內部貿易障礙;第五,在雙方共識下,對於全球議題,合作發展一套法規,建立共同貿易目標。由此可見,TTIP就是要建立一個「自由、公平、統一的歐美市場」。除此之外,對於TTIP的談判架構,歐美雙方也達成「開放市場」、「廢除管制措施與非關稅障礙」與「凝聚全球議題」等三大共識。

首先,「開放市場」就是要廢除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的障礙,以讓雙方企業能夠更容易進入對方的市場:在貨物貿易方面,雙方希望能夠廢除某些特定商品以外的所有貨物關稅,以讓貨物貿易更加暢旺;在服務貿易方面,雙方將致力於證照發放與資格審查過程的透明性與公平性,以達到服務貿易自由化的目標。而在投資方面,雙方將努力促進投資自由化與保護投資人權益,並且增加歐洲企業參與美國政府公共採購中的機會;反之亦然。其次,「廢除管制措施與非關稅障礙」:雙方將設法廢除現行法規障礙與降低行政程序所造成的成本,並且參考WTO的規範,進一步簡化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檢疫措施,以增強競爭力。最後,「凝聚全球議題」:雙方考慮到TTIP對世界貿易制度的可能影響,因此,計劃將有關跨國企業、競爭法、原物料與中小企業等規範,以及其他與跨大西洋貿易有關的協定、法規與議題等,都一併列入TTIP的談判項目中。

TTIP已經在國際上掀起熱烈的討論,各界都在關心到底TTIP會不會帶給歐美好處?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們都知道,歐盟和美國之間存在許多有形與無形的貿易與投資障礙,例如:在食品方面,縱使歐盟對於食品已經有相當嚴格的管制規定,但是,目前美國還是立法禁止歐洲蘋果和某些乳酪進入美國市場;在航空運輸方面,美國也明文禁止歐洲航空公司在美國境內從事國內載客業務,這也就是說,如果有一架從巴黎飛往洛杉磯的歐洲飛機,有一半旅客在紐約下飛機後,當班飛機也只能空著一半的座位繼續飛往洛杉磯,而不行在紐約運載新的旅客;在官僚作業程序方面,歐美雙方的官僚作業程序大約使商品價格提高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而某些貨物和服務商品也因為官僚的繁文縟節,而無法進行交易。然而,目前這些困擾歐美商品與服務貿易的關稅、特殊法規與官僚障礙,都可望因為TTIP而廢除,因此將為歐美雙方帶來許多好處。

根據WTO與倫敦「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CEPR)的評估,TTIP簽訂後,將可以為歐美創造以下利得:(一)在關稅方面:歐美每年總共創造了將近一兆美元的貿易量,大約佔據全球貿易總量的三成。因此,僅僅廢除關稅障礙這個部份,預計將可以為歐盟與美國創造0.5~1.0%的GDP成長。(二)在非關稅方面:歐美雙方彼此廢除非關稅障礙,可使美國受益超過530億美金,而歐盟則將受益1,580億美金,大約是美國的三倍之多。(三)在雙邊貿易方面:TTIP建立一個歐美自由貿易市場後,歐盟出口到美國的總量將可以增加28%,同時大約可以使歐盟出口總額上升6%,美國則上升8%。(四)在就業機會方面:跨大西洋經濟體將可以創造大約1,500萬個工作機會,其中,大約有400萬歐洲人工作於美國企業在歐洲所設立的分支機構;而大約有350萬美國人則在歐盟企業在美國所設立的分支機構工作。(五)在相對投資方面:美國在歐盟境內的投資,將會是美國在所有亞洲國家總投資額的三倍;而歐盟在美國境內的投資,則將是歐盟在印度和中國總投資額的八倍之多。而歐美相對直接投資總額將可望超過兩兆八千億歐元。

在TTIP架構下,不僅是歐美經濟會受到影響,而且世界經濟也會受到衝擊,大體而言,TTIP的主要影響有以下四面向:

(一) TTIP是振興歐美經濟的重要槓桿
根據上文有關TTIP可能創造的利得評估來看,TTIP將可以創造一個歐美雙贏的局面,歐美都將因為廢除關稅與非關稅障礙後,而獲得貿易、投資、經濟成長與就業機會的巨大利益,因此,TTIP的槓桿效應相當可觀,渴望使歐美雙方創造驚人的經濟成長與就業機會,而帶動歐美的經濟復甦。在TTIP下,歐盟與美國將形成一個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區,這不僅可以活絡歐美經貿與投資活動,而且可以使大量的金流在歐美間流動,是故,將可以迅速帶動歐美經濟活動,進而活絡歐美就業市場,創造就業機會,這都將有助於緩解或解除歐美目前的高失業、低成長問題。所以,在這麼龐大的利多效應下,歐洲人和美國人已經開始在做「穩定經濟」、「刺激經濟成長」和「創造就業機會」的夢了!

(二)TTIP將強化世界自由貿易體系
在TTIP下,歐美將建立一個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因此,在形式結構上,世界自由貿易區的版圖,將因此大幅擴大,進而強化世界自由貿易體系。而在法規結構上,TTIP預計推行的廢除非關稅障礙措施,將是第一個在WTO架構之外,嘗試帶頭廢除非關稅限制的機制,這不僅可以補強WTO的不足,而且也將掀起廢除非關稅障礙的全球性風潮,並且鼓舞其他國家繼續推動WTO停滯的多邊貿易談判,最後讓世界各國形成一個自由貿易的新共識,進而共同創造一個自由貿易體系。TTIP亦將使歐美成為世界經濟的領頭羊,並且使世界經濟產生所謂的「衝擊效應」(Knock-on Effect),而使全球原物料和零組件的需求量增加,間接促進其他國家間的貿易機會。

(三)TTIP將引發強化跨大西洋關係的政經效應
TTIP也有很強烈的政治效應。在後冷戰時期,美國調整其傳統的歐洲戰略,將過去大量投資在歐洲的政軍資源,轉移到亞洲,積極佈局戰略重心東移亞洲的新戰略。在這種環境下,跨大西洋關係的緊密度大不如前,但是,還是維持著友好的關係。美國在戰略重心東移亞洲的策略下,開始把大部份的人力和物力投資在亞洲地區,特別是在中國身上。但是,由於中國政府對企業的大量補貼,造成嚴重的不公平競爭;同時,中國境內猖獗的仿冒行為,也讓美國企業的智慧財產不保,因此,導致美國企業難圓中國夢。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企業的新出路就是回歸歐洲,原因很簡單,歐洲與美國擁有相同的貿易制度,對於政府補貼與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也有相同的規定,再加上,歐美素來關係友好,因此,在這個節骨眼上,發展跨大西洋經貿關係可以說是水到渠成,而TTIP就成為提昇跨大西洋政經關係的重大計劃。

(四)TTIP可能形成一個「跨大西洋貿易壁壘」
TTIP所強調的三項改革重點就是:檢討歐美雙方現存的關稅障礙、非關稅貿易障礙與其他國際多邊貿易談判(例如:WTO多哈回合談判)尚未規範的領域。因此,在TTIP下,歐美雙方逐漸廢除關稅與非關稅障礙後,歐美雙邊貿易與投資量將穩健成長;而歐盟與美國調和技術標準後,不僅對歐美企業與消費者有利,而且這些技術標準也將可以作為全球技術標準的基礎。既然跨大西洋市場是這麼龐大,那麼所有國家勢必會屈就這個市場、接受這個市場所設立的標準,製造生產單一規格的產品,如果這樣的話,那麼世界貿易將會變得更容易、更便宜。在這種趨勢下,跨大西洋經濟體系將逐漸形成一個其他國家難以打入的「貿易壁壘」,台灣與其他國家應即早規劃因應策略,以免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雖然,目前低迷的歐洲與全球經濟情勢,確實為歐美創造一個有力的政治環境來推展TTIP,不過,要完成TTIP的談判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仍然有許多議題深具挑戰,例如:基因改造食品(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GMO)問題、農產品問題與視聽產業(Audio-visual Sector)的補助問題等。在TTIP談判期間,曾經因為史諾登洩密案件,而使TTIP的談判一度暫停,但是,畢竟「史諾登事件是短暫現象,TTIP才是長遠利益」,因此,歐美雙方仍然在六月份重啓TTIP談判,由此可見,歐美雙方都有強烈的政治意願,要繼續推動TTIP計劃,這將是TTIP談判成功的最大保障。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