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福昌

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副教授
中華國土安全研究協會副秘書長
2018-06-15

2018年5月24-25日德國總理梅克爾訪問中國,這是梅克爾自今(2018)年3月14日宣誓就職第四任總理後第一次訪問中國,也是梅克爾自2005年掌權以來第11次訪問中國,締造了西方國家在位行政首長訪問中國次數最多的紀錄。然而,如果拿這次梅克爾訪問中國與去(2017)年相比的話,相同的是,迎接梅克爾的中國領導人還是習近平與李克強,隨梅克爾到訪的德國訪問團還是有部會首長與企業領袖;但不同的是,國際環境已大不如前,「川普風暴」下的國際環境讓德中關係的發展多了「美國因素」。也因此,這次梅克爾訪中的對話議題,除了經貿議題之外,北韓、伊朗與人權議題也包括在內。雖然德中雙方對這些議題不見得立場一致,但可以看出梅克爾與李克強相談甚歡,德中關係似乎有更上一層樓趨勢,值得我們關注。

 

一、梅克爾訪中五大議題與意涵

過去十幾年來,梅克爾一直享有「世界上最具影響力之女性」的美譽,「梅克爾主義」也因此不脛而走,在德國、在歐洲、在世界舞台上,梅克爾都擁有舉足輕重地位。不過,這次「組閣難產」的痛苦過程,似乎讓梅克爾元氣大傷,因此,如何盡快重拾信心,成為當務之急。於是,這趟訪問中國就成了梅克爾的「希望之旅」,梅克爾相當希望能夠在市場進入、自由貿易、伊朗核協議、朝鮮半島非核化與人權議題等五大議題上與中國取得共識,進而為梅克爾新政府加分。

(一)市場進入議題
德國政府最關心的是「如何讓德國企業公平、安全地進入中國市場」。
在梅克爾與李克強的對話中,平等互惠(Reziprozität)這個字不斷地出現,由此可見,「平等互惠的市場進入條件」是德國的重大利益。梅克爾強調:「德中兩國的貿易往來應該平等互惠,按照相同的條件來推展」。截至目前為止,德國政府與企業一直認為,德國已經遵照自由市場經濟原則,開放中國企業自由進入德國從事商業活動,但是,中國對德國(和其他外資)仍然有許多限制,導致德國企業難以進入中國市場。舉例而言,中國要求外國企業(包括德國企業在內)要和當地中資企業結合成「合資企業」(Joint-Venture)才能在中國境內從事生產,而中資通常握有過半股權,進而享有「合資企業」經營權,這明顯不利德國企業,讓中資佔盡便宜。在這次訪問中,李克強終於鬆口,答應梅克爾要改變這種差別待遇,未來德國企業與中資企業的持股比例將以「50 : 50」為原則,讓德國企業享有相同於中資企業的經營權,這點承諾讓梅克爾相當滿意,可以說是,梅克爾的一大勝利。

(二)自由貿易議題
梅克爾在言語中肯定地表示:「德國與中國皆遵守多邊主義,共同主張公平與自由貿易」。悉知,歐盟與中國正在談判自由貿易協定,因此,德國亦將遵循這樣的合作路線,和中國共同追求自由貿易精神。但是,當前德國與中國仍然存在嚴重的貿易摩擦問題,舉其要者有二:第一,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問題:德國汽車、製藥與機器製造公司企業,對於中國利用「合資企業」管道,竊取德國技術的問題一直耿耿於懷;第二,企業獲利匯出的問題:中國對於資金的匯出有嚴格的限制,使得德國企業很難將其獲利匯出中國。這些問題將是未來德國與中國發展自由貿易的核心障礙。不過,對於這麼嚴重的問題,梅克爾卻很給李克強面子地說:「雖然中國市場有這些障礙問題,但比起川普的美國,中國還是好多了」。由此可見,梅克爾很不想因為貿易問題傷害德中關係,在相當程度上,梅克爾是將中國列為最重要夥伴。為了維持德國的經貿成長,德國需要中國市場;為了解決區域與國際問題,德國更需要中國的支持。

(三)北韓議題
金正恩在2018年5月23日公開摧毀北韓境內的核子設備,展現其逐步放棄核武計畫的誠意。對於川普與金正恩可能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世紀會談,梅克爾與李克強同表贊同。李克強表示:「北韓問題應該透過對話來解決,跡象顯示,北韓的核武與飛彈計畫已經逐漸緩和,各方應該繼續努力以使朝鮮半島和平穩定下來。」梅克爾則希望「目前友善的談判氛圍,能夠進一步導致各方裁減核武,以讓世界更加安全。」不過,川普在5月24日突然致函金正恩,表示將「取消612新加坡會談」,但又在隔天(5月25日)改口要試著「促成612新加坡會談」,這樣的變來變去的髮夾彎政策,讓世人看了是一頭霧水,也充分顯示出,川普的北韓政策是毫無戰略可言,原因之一,川普從來沒有和盟國商量北韓情勢;原因之二,川普朝令夕改的北韓政策,充滿投機與短視,缺乏長期的考量。從梅克爾與李克強的談話,可以看出德國與中國都一致期盼朝鮮半島的緊張情勢能盡快緩和下來,而且德中兩國也一致認為「多邊主義」才是解決國際議題的最高原則。

(四)伊朗議題
對於伊朗核子議題上,梅克爾與中國的立場一致,皆表示願意履行與伊朗簽署的多邊核子協定。梅克爾語氣堅定地強調:「德國將與中國一樣,繼續履行協定義務…目前所簽署的協定雖然不是很完美,但總比廢除這個協定所可能帶來的不確定性來得好,因此,最好還是維持目前的核子協定」。川普片面宣布退出伊朗核子協定後,美國國務卿龐佩歐(Mike Pompeo)隨即表示要對伊朗採取「有史以來最嚴厲的經濟制裁」(Härteste Sanktionen der Geschichte)。對伊朗這樣的經濟制裁,很明顯會影響到美國與歐洲企業,這對德國與美國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當然,對中國來說,更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因為中國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因此,李克強相當讚揚德中的共同立場,李克強表示:「我們不應損害這項核子協定,我們必須共同維護中東的和平與穩定…因此,我們應該用盡各種辦法,維護與伊朗的核子協定」。由此可見,德中在伊朗議題上有共同利益,未來德中會不會進一步合作,聯手對抗美國,值得觀察。

(五)人權議題
人權問題也是梅克爾這次訪中的口袋議題。梅克爾執政已經進入第13個年頭,過去十幾年來,梅克爾幾乎每年都會訪問中國,每次梅克爾都會帶入人權議題。但是,隨著中國多次強烈表示「人權是中國內政問題,他國不得干涉」後,梅克爾也相當克制,每次都只是小範圍地、象徵性地會晤中國的人權運動人士,而不作公開、正式的人權活動。這次也不例外,梅克爾只在德國駐中國大使館內接見了幾位人權運動人士,其中包括被中國政府監禁的人權律師的家屬。而最值得一提的是,諾貝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梅克爾也沒有強烈要求李克強放人,讓劉霞到德國定居。這樣的結果當然讓劉霞和人權運動人士很失望,但梅克爾不想因為人權問題而破壞德中友好關係的動機,是不言可喻的。
 
 

二、梅克爾訪中對未來德中關係發展的影響

很明顯地,梅克爾與中國所談論的五大核心議題中,「伊朗議題」與「北韓議題」是立場比較一致的兩大議題,而「市場進入議題」、「自由貿易議題」與「人權議題」則仍有許多不同觀點。準此以觀,未來德中關係的發展有四個點值得觀察:

(一)梅克爾靠近中國,德中關係更加緊密
梅克爾在11次訪中行程中,每次都會走訪一個新的城鎮,這次就造訪了有「中國矽谷」之稱的深圳。藉由這樣的訪問行程,梅克爾更加瞭解中國城市與鄉村的發展實況,也因而對於中國整體的發展有了更深入與全面的瞭解。2013年8月上任至今的德國駐中國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就將梅克爾形容為「最瞭解中國的西方國家領導人」。也因為多了這麼一層的瞭解,讓梅克爾更加體認到中國對德國的重要性,梅克爾深知中國已經是世界級的大國,因此與中國和平相處符合德國的國家利益。所以,我們可以從這次梅克爾與李克強的對話中,明顯感受到梅克爾用詞柔軟,態度謙遜,一心想要與中國建立合作關係;而李克強也正面回應梅克爾的要求,適當地回應梅克爾的需求。凡此以觀,梅克爾已經不加掩飾地像世人表現其「親中路線」;而李克強也在在體現與德國「全方位夥伴關係」的特殊性。在這種和諧的氛圍下,未來德中關係定會漸入佳境。

(二)政治對話「制度化」,德中關係更加穩固
1989年「天安門事件」讓德中關係降到冰點,但在德國前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 1998-2005執政)的努力下,德中關係迅速好轉,這不僅讓施洛德獲得「中國最好德國朋友」的封號,還使德中關係進入黃金時期。梅克爾上台後,巧妙地推行「德中政府磋商」,讓德國與中國間的政治對話「制度化」。「德中政府磋商」是梅克爾政府主動向中國提出的合作倡議,2010年7月建立至今,已經先後在2011、2012、2014與2016年舉辦過4次「德中政府磋商」,今(2018)年7月將在德國慕尼黑舉辦第5次。悉知,所謂的「政府磋商」是一種兩國政府直接交換訊息、溝通意見、探討問題的對話平台,由雙方政府首長親自共同主持,屬於非正式的政府對話機制;換句話說,德國與中國政府官員在這樣的對話平台中,可以作最直接、最深入的政策對話,藉此增進彼此的互信與瞭解。目前德國僅與法國、義大利、西班牙、波蘭、俄羅斯、以色列、印度與中國等8國建立這樣的「政府磋商」,德國與美國間還沒施行這樣的「政府磋商」。

(三)「德國的科技、中國的市場」締造雙贏基礎,但磨擦問題仍然存在
德國是中國在歐洲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中國則是2017年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Statistisches Bundesamt)的統計,2017年德中貿易總額為1,869億歐元(位居第一),比2016年增加11.1 %,其中德國對中國出口額為862億歐元(位居第三,成長12.6 %),德國自中國進口額為1.007億歐元(位居第一,成長9 %),中國享有145億歐元貿易順差。就進出口結構而言,德國自中國主要進口電子設備與零件、服裝、紡織品、傢俱、農產品、鞋類、太陽能電池、印表機與船舶等;而德國出口到中國的產品主要為汽車、汽車零配件、金屬加工機器、醫療用品與儀器、紡織機器與零件等。由此可見,德國與中國的貿易「互補性高」,有利德中貿易的推展。然而,受到歐債危機的影響,德國與其他歐盟會員國間的相對貿易出現減少現象,因此,為了填補缺口,德國相當需要中國市場;除此之外,在川普「保護主義」的壓迫下,德國將成為美國對歐課徵鋼鋁關稅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是故,與中國形成一個多邊、自由貿易聯盟以對抗川普的單邊主義,就成了梅克爾重大訪中目標之一。而中國在「提升科技」的戰略下,相當覬覦德國的高科技產業,因此自從歐債危機以來,中國即大規模地透過購買、合併等方式取得德國技術,使德國成為歐洲對中國技術轉移最多的國家,截至2017年底,中國已經從德國引進23,714項技術,技術合作契約總額高達789.4億美元。這樣的科技合作,已成為德中經貿關係的重要部分,但德國所擔心的高科技外流中國,進而使中國可能成為未來德國或歐洲國家高科技產品競爭對手的擔憂,已悄然成為德中未來關係發展中的潛在衝突因素。

(四)「人權外交」式微,人權議題將成德中關係的邊緣議題
梅克爾在3月14日組閣成功後,很快地安排這趟訪中行程,主要是對法國總統馬克洪與英國首相梅伊訪問中國的回應,梅克爾相當害怕在這競爭激烈的商場上,廣大的中國市場被法國與英國佔盡便宜,因此,在這次訪問中,我們也觀察到,梅克爾把「市場進入問題」與「自由貿易問題」列為最優先,可見「打入中國市場,穩定德國經濟成長」還是梅克爾的政策主軸。而人權問題是一項可能傷害德中友好關係的議題,因此,梅克爾也蜻蜓點水式地見了幾個人權運動人士,藉此給德國與中國人權團體一個交代,但是,很明顯地,「人權外交」或「價值外交」已不再是梅克爾的外交重心,未來德中關係發展上,人權議題勢將成為微不足道的邊緣議題。

總而言之,梅克爾對中國的重視程度已經達到最高點。為了這次訪中,梅克爾親自拍攝一段宣傳影片,斗大的標題道著:「與中國緊密合作」。很顯然地,梅克爾是要定中國這個盟友。但是,在參訪深圳西門子工廠時,梅克爾語重心長地表示:「深圳高科技的發展讓人驚羨,德國數位化腳步應該加快」。這樣的參訪心得,似乎預言著:中國即將從「政治巨人」轉變為「經濟巨人」。而塑造中國經濟巨人的始作俑者,很可能是與中國密切合作的西門子、庫卡(KUKA)、賓士、BMW等德國公司。梅克爾相當擔心,如果中國企業的技術趕上德國後,中國很可能會啟動「量產策略」,將低成本,而將德國企業擊垮。這樣的結局,是梅克爾所不願看到的。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