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紹成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2019-12-26

1949年5月23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制憲會議制定了德國基本法(憲法),今年剛好是70周年。40年後的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今年也剛好是30周年,受到德國以及相關國家極大的重視,這些西方國家都認為,這是民主戰勝了專制的最佳實例。

在柏林圍牆倒塌11個月之後,兩德在1990年10月3日統一。檢視德國過去這70年德發展,在冷戰時期,每20年就有一次重大的變化,各有其特色。而之後的30年當中,雖然東西德統一,迄今仍有相當的隔閡。德國總理梅克爾最近表示,德國形式上已統一,但德國人心的統一尚未完成,而這將是個永無休止的過程。

 

冷戰時期

在第一個階段中(1949-1969),當時東西歐冷戰方興未艾,因而兩德之間相互攻訐不遺餘力,雙方關係緊張,交往極為有限。但由於在1950年代東西柏林的邊界是開放的,使得許多嚮往自由的東德民眾,紛紛逃往西德,其中包括不少精英份子。有鑑於這種以腳投票的放血行為,東德政府終於在1961年八月建立了眾所矚目的柏林圍牆,並設下死亡的關卡。依照統計,在這段時間當中,逃往西德的人數共計有250萬之眾。之後,仍舊有約五千東德民眾冒險越界逃亡西德,但是也有部分民眾在圍牆邊或是鐵絲網下付出生命的代價。

直至1969年,由於當時國際情勢因中蘇的珍寶島衝突而變化,東西歐和解的氣氛高漲,布朗德(Willy Brandt)總理上台後因勢利導,展開了對於東德及其他東歐國家的和解政策。當時他提出以「屋頂理論」(一個民族,兩個國家)為架構,並界定兩德關係為「特殊關係」。此外,他還提出放棄使用武力、放棄外交圍堵、以辯證方式處理歧見、擱置爭議以及創造新概念等政策,創造了兩得以及歐洲和平與發展的氛圍。其後繼者也大致維持了當時的格局,繼續發展至1989年。

但因社會主義制度難以支撐,自1985年蘇聯總統戈巴契夫進行改革政策,並有意自東歐撤軍,掀起了所謂「蘇東波」的浪潮。由於戈巴契夫在國內的地位不穩,東歐各國民主派加緊把握機會進行柔性革命,使得當地共黨政權紛紛傾倒如骨牌,這股浪潮也加速了兩德之間統一的進程。就在柏林圍牆倒塌的329天之後,德國統一的法定程序就已告完成。

由於德國人工作勤奮與生活規律等過人之處,西德在戰後快速復甦,而東德的經濟也堪稱當時共產國家的首選。但由於兩德制度的競賽,東德還是不敵西德。在此過程中,柏林圍牆就是民主與極權的最佳標誌,雖然如此,雙方仍然制定出和平共存的方式。這種「agree to disagree」的妥協,必須是基於雙方的高度善意與誠意,再加上一個有利的國際環境,終於使得兩德和睦相處了20年之後,最後完成統一。

 

後冷戰時期

在1989年11月柏林牆後倒塌後,當時西德的柯爾總理就曾提出了統一的「十點計畫」,以因應兩德可能的變局。依此,他期盼以各種不同的雙邊合作為起點,以便在日後簽訂各項條約,來建立一個「條約共同體」。這主要就是希望能藉此改革東德的體制,以及縮短雙方之間的差距,建立一個聯繫雙方國會與政府的邦聯式機制,最後再以住民自決的方式來完成國家的統一。

簡言之,此乃以一種漸進與趨同的方式,來達成國家統一的目的。但是,由於當時東歐與東德的動盪情勢,該項計畫根本還來不及實施,德國就統一了。其實,當1988年人們若要談論德國統一,好似天方夜譚,頭殼壞去,可是當時風起雲湧的統一浪潮,確實讓各方措手不及。

值得注意的是,在柏林牆倒塌之後,周邊的國家都盡力阻止德國的統一,這主要是懼於一個團結與強大的德國再現。直至波昂政府做出了各種讓步的承諾之後,反對的聲浪才得以平息。此外,由於當時東德是選擇以「加入」西德的方式來完成統一,方式比較簡單。在兩德1990年所簽訂的「統一條約」中,詳細規定了西德接掌東德的一切資產與負債,東德的法律規範都由西德來取代等規定。

由於統一的過程極為倉卒,新統一的德國則必須面對各種問題。尤其因為德東地區的發展落後,因而聯邦政府花下及大的人力、財力與物力來接濟貧困兄弟,一度延緩了德國整體經濟的發展。依據統計,兩德統一的經濟代價約為1兆5000億歐元,比全國的國債還要高。東西德統一後,東德相對低下的生產力與計劃經濟不敵西德的資本主義,東部地區出現大規模工廠倒閉、數百萬的失業,失業人口激增至20%,以及保險與退休金制度的劇變。圍牆倒塌後至今,東德五邦已流失超過230萬人,約占15%的人口,為該地區留下深遠的影響。儘管2017年東德出生率有所上升,仍不足以消弭人口、尤其勞動力下滑的困境。

在30年後的今天,聯邦政府每年還要花上百億歐元來支助德東地區,雙方之間物質方面的差距日益拉近。所有前東德城市人均收入至少達到歐洲平均的75%,而在2004年加入歐盟的東歐國家,如波蘭、匈牙利和捷克,如今皆未能達到相同水平。

1990年前東德人均GDP僅有西德的43%,如今則上升至75%。2005年前德東地區的失業率為18.7%,到今年十月則下降至6.4%,和全德國的失業率5%相差不大,德國時代周報民調中,許多人還是認同統一帶來的正面效應。88%的人認為服務和產品有進步,54%的人認為整體生活水平改善了。

但許多前東德人民仍認為他們是次等公民。比如,許多德東人覺得他們還沒跟上步伐,儘管來自東德的梅克爾當了14年總理,但德東人在高階政治職位以及企業經理的人數代表性仍不足,現任聯邦政府內,除總理梅克爾與家庭部長Giffey來自東德,其餘16個內閣部長皆為西德人。同時,迄今也仍沒有大型企業總部在東德落腳。

 

當前情勢

在2017年的聯邦選舉後,梅克爾領導的基民黨(CDU/CSU)無法與小黨組成政府,因而第三度被迫與社民黨(SPD)組成大聯合政府。由於兩大黨相忍為謀,經過兩度的共同執政,相對立的立場日益趨同,但因社民黨的表現不佳,大聯合政府的前途岌岌可危。

此外,主張民主社會主義的左派政黨(Die Linke),在德東地區的得票率卻也一如往常接近30%,這明確顯示,不少德東人民在適應新制度方面的困難。資本主義社會的眼裡,社會主義的東德或許封閉,無新聞自由且物資有限,還處處受到管制,買輛車要等十多年。但還是有不少東德人懷念過去的社會福利與托兒制度,沒有失業與住房的後顧之憂,尤其是在人人皆勞動的概念下產生的男女平權的關係。

而德西人民多認為,政府已經花下太多資源來援助德東人民,但他們仍不滿意,還票投左派黨,因而心裏也不平衡。總之,兩德統一至今,德東與德西人民心理之間的隔閡仍有待磨合。

雖然德東地區的基礎建設後來居上,這也正應證了所謂的後發優勢的作用,因為舊的設備被淘汰之後,新的設備是以當前最新的科技來建造所致。但是,一些不知名小村落的凋零卻也令人憂慮。因為村內缺乏工作機會,沒商業設施,也無公共交通,連生活都不容易,甚至還有小鎮因無法生存而逕自整個拍賣的奇聞。

另一個令人憂慮的是,在德國2015年對難民打開大門之後,因排外不滿情緒而引發的右翼勢力與仇恨犯罪。聯邦年度報告指出,東德僅佔全德20%人口,卻發生了超過一半的右翼仇外犯罪行為案例。這主要是因為在東德建國以後,政府依照馬克思主義主張,納粹的惡行與新共黨政權無關而一筆勾銷。加上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前的40年中,東德人民只能與社會主義國家交往,因而對其他亞非拉等國家的認識極其有限,更不知道該怎麼看待外國人以及與外國人相處,導致了強烈的恐外與仇外情緒。在東德第一大城德勒斯登出現的右翼民粹組織Pegida(歐洲愛國者反西方伊斯蘭化),至今仍每週在德勒斯登舉行示威。

德國極右派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AfD)在2017年9月24日的國會大選中,以12.6%的得票率首度進入國會,並成為第三大政黨,而且也都已經進入德國16個邦議會,這將是梅克爾總理未來最大的挑戰,德國政局將因此而增添新的變數。

 

小結

綜上所述,德國形式上的統一已經30年,但是德國人民的心靈統一,還是一個未竟的發展過程。況且德國正處於梅克爾時代的最後階段中掙扎,又因柏林大聯合政府夥伴社民黨的弱化而苟延殘喘,再加上梅克爾的接班人也甚為弱勢,德國在歐洲扮演火車頭的角色前景堪憂。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